<li id="t93k7"><bdo id="t93k7"><legend id="t93k7"></legend></bdo></li>

<table id="t93k7"></table>

    1. <form id="t93k7"></form>
      <table id="t93k7"><small id="t93k7"></small></table>
      国际国内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→ 金融要闻 → 国际国内
      【字体:
      全国统一大市场“施工图”出炉 破立并举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
      来源: 金融时报-中国金融新闻网
      发布时间: 2022-04-12 13:56:00

       

        近日,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正式发布。根据《意见》,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主要目标是:持续推动国内市场高效畅通和规模拓展,加快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,进一步降低市场交易成本,促进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,培育参与国际竞争合作新优势。

        全国统一大市场如何建设?对此,《意见》坚持问题导向、立破并举,从六个方面明确了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重点任务。从立的角度,明确抓好“五统一”:一是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;二是推进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;三是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;四是推进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;五是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。从破的角度,《意见》明确要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。

       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、研究员盘和林表示,《意见》为今后一个时期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提供了“施工图”,将对新形势下深化改革开放,更好利用、发挥、巩固、增强我国市场资源巨大优势,全面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转变产生重要影响。

        新发展格局的内在要求与基础支撑

        近年来,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工作取得重要进展,统一大市场规模效应不断显现,基础制度不断完善,市场设施加快联通,要素市场建设迈出重要步伐,建设统一大市场的共识不断凝聚,公平竞争理念深入人心。

        但也要看到,实践中还有一些妨碍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问题,市场分割和地方保护问题比较突出,要素和资源市场建设不完善,商品和服务市场质量体系尚不健全,市场监管规则、标准和程序不统一,超大规模市场对技术创新、产业升级的作用发挥还不充分等。

        业内专家认为,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是我国新发展格局的内在要求与基础支撑,同时,也能够应对全球变局和复杂发展环境,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、行稳致远。

       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表示,深化改革,加快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,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,促进市场商品、要素在更大范围有序流动,优化市场资源配置,提升全要素生产率,有利于促进国内循环。同时,加快建设高效规范、公平竞争、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,也能全面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的转变,助力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,提升我国市场吸引力。

        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

        业内专家认为,《意见》的一大亮点是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,其中包括统一的土地和劳动力市场、资本市场、技术和数据市场、能源市场和生态环境市场。

        盘和林表示,要通过规划和促进相关要素市场公平竞争、公平交易的方式,让要素更好地为供给服务,为企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支持,助力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。

        其中,在加快发展统一的资本市场方面,《意见》提出选择运行安全规范、风险管理能力较强的区域性股权市场,开展制度和业务创新试点,加强区域性股权市场和全国性证券市场板块间的合作衔接;推动债券市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,实现债券市场要素自由流动等要求。

        盘和林表示,资本市场的整合统一,有利于供给侧优化,能够释放优化配置资源的能力,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。统一的资本市场包括制度和规则的统一,既能够实现监管集约化,也能通过统一的规则减少市场主体融资的制度性成本,打通资本市场,降低资本市场投融资准入门槛。

        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

        围绕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,《意见》提出,健全统一市场监管规则,强化统一市场监管执法,全面提升市场监管能力。

        在强化统一市场监管执法方面,《意见》要求,推进维护统一市场综合执法能力建设,加强知识产权保护、反垄断、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力量。盘和林分析称,市场监管公平统一,并非监管“一刀切”,而是在两个方面实现统一:一方面是监管标准化、规范化的统一;另一方面是执法联动,通过多头并进、齐抓共管的方式来推进市场监管,实现多部门之间的联动和信息共享,提高监管效率。

        此外,《意见》指出,着力强化反垄断,依法查处不正当竞争行为,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,清理废除妨碍依法平等准入和退出的规定做法,持续清理招标采购领域违反统一市场建设的规定和做法。

        对此,盘和林表示,反垄断、反不正当竞争、破除地方保护性垄断、清理准入退出障碍、清理招采领域不合理做法,主要是为了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。值得注意的是,《意见》不仅对市场主体的垄断行为进行了规范,也对地方保护主义、准入障碍、招采体系进行了关注,通过多角度治理促进形成公平、良好的市场环境。

        “建设国内统一大市场就是破除地区壁垒与市场分割,优化营商环境,促进商品与要素有序流动,推动产业合理布局与分工优化,提升市场资源配置效率,激发微观主体活力。”周茂华表示。

      最大亚洲AV手机在线观看